首页|新闻中心|网络电视台|走进宣城|文房四宝|民主考评|宣城房产|广电传媒|南宣论坛|印象宣城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泾川宣纸寻古法(一)
来源: 作者: 发表时间:08-03 15:04

“沿溪纸碓无停息,一片舂声撼夕阳。”这是清代描写泾县山溪人家制作宣纸的诗句——以出产宣纸知名的安徽泾县在当下是不是仍能看得到古法造纸的场景呢?《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中国艺术寻根”栏目专程赶赴泾县,除了欲一睹宣纸制作的真面目,更想寻觅的其实是古法造纸场景以及那些关于中国宣纸的真实现状与思考。

李白《子夜吴歌》有一句“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读来极简而意境无穷,一直很喜欢。前不久读到清代诗人赵廷挥的《感坑》,所记是安徽泾县山溪造纸片断,感觉与太白诗有相通处,然而却又有一种平实而家常的情景:“山里人家底事忙,纷纷运石迭新墙,沿溪纸碓无停息,一片舂声撼夕阳。”

对于喜爱水墨者而言,青弋江畔以出产宣纸知名的泾县多少算得上一个向往之地。

只是,在当下,到泾县是不是仍能看得到这样的场景,或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疑问。

甲午初夏,蒙赵建平先生的支持,与几位友人同赴泾县,除了欲一睹宣纸“白肌腻里藏骨筋”的真面目,更想寻觅的其实是“水边作纸明于水”、“一片舂声撼夕阳”的古法造纸场景以及那些关于宣纸的真实现状与思考。

下午三点左右车从上海出发,路两边隐隐约约,似雾似霾,不知是下过雨抑或空气污染,自我安慰的想法就是“水墨韵味”渐浓——这似乎也合得上访问宣纸的环境背景;过湖州、长兴,沿途悉是或隐或现的平远小景,远方淡淡几丛山岭,近则湖湾港汊,蜿蜒其间,水际丛丛芦苇,迎风摇曳,让人恍惚以为赵孟頫《水村图》的所绘依稀仍在;过广德、宣城,则又是另一番景象,车多行于山岭间,偶见溪水回环,黛瓦粉墙,与“一生痴绝处”的徽州其实相差无几,然而雾霾到底并未散尽,不得不慨叹工业时代的污染力之强。

从宣城到泾县,路渐变窄,翠峰深潭,山环水绕,想象宣纸的原料之一青檀树,密密生来,映着溪间细石,又不知是怎样的一片青翠?然而近泾县时有一段路正在维修,之前落过一阵雨,路上泥泞不堪,并不算长的一段路居然开出一个多小时,以至于抵达泾县时天已落黑。

(一)

一方水土自有一方风物,地处皖南的泾县出产宣纸几乎是一个必然。李白关于泾县最有名的大概是《赠汪伦》了,其中有“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另外,《泾川送族弟》一诗:“泾川三百里,若耶羞见之……佳境千万曲,客行无歇时”,其实都有慨叹泾县山水之美的意思在。

无论是新安江,抑或青弋江,首先必得有山有水,有嘉木清水,最后方有良纸,唐代《国史补》所记佳纸产地,无一不是山水清美之地:“纸之妙者,则越之剡藤、苔笺,蜀之麻面、屑骨、金花、长麻、鱼子、十色笺,扬之六合笺。”《文房四谱》中则记有:“黟歙间多良纸,有凝霜、澄心之号。复有长者,可五十尺为一幅。盖歙民数日理其楮,然后于长船中以浸之,数十夫举抄以抄之,傍一夫以鼓而节之,于是以大薰笼周而焙之,不上于墙壁也。由是自首至尾,匀薄如一。”

这里所记的凝霜纸即银光纸,六朝间物,多已不可考,然而澄心纸即澄心堂纸,于诗词文献乃至文物留存却都是历历可记的。

“澄心堂纸”得名源自南唐李后主,身为古往今来难得的“大才子型”君主,李后主于文房四宝钟爱有加,对于纸工吴善祠创制的纸,后主喜爱之余,不但专门设御监负责生产,且辟出南唐宫廷建筑“澄心堂”用以专门贮藏,并以“澄心堂”为纸命名,外传极少。蔡襄在《文房四说》中有记载:“纸,李(后)主澄心堂为第一,其为出江南池、歙二郡”。对其做法,米芾在《书史》中记有:“古澄心堂纸洗浸一夕,明铺于床上,浆捶已去,纸复元性,乃今池纸也,特捣得细无筋耳。古澄心有一品薄者,最宜背书,天下第一,余莫及。”

南唐国灭,澄心堂纸终得渐渐散出宫外,欧阳修偶得十张澄心堂纸,喜不自禁,专门抽出两枚赠予好友梅尧臣,以至于有了梅的《永叔寄澄心堂纸二幅》长诗:

昨朝人自东郡来,古纸两轴缄滕开;

滑如春水密如玺,把玩惊喜心徘徊。

蜀笺蠹脆不禁久,剡楮薄慢还可咍;

书言寄去当宝惜,慎勿乱与人剪裁。

江南李氏有国日,百金不许市一枚;

澄心堂中唯此物,静几铺写无尘埃。

当时国破何所有,帑藏空竭生莓苔;

但存图书乃此纸,辇大都府非珍环……

宋诗中咏纸的颇多,然而读来读去,梅尧臣的“澄心堂中唯此物,静几铺写无尘埃”尤其暗合一个读书人的理想境界。梅尧臣几年后又意外受赠更多澄心堂纸,复又作诗记载,其中有“寒溪浸楮舂夜月,敲冰取簾匀割脂;焙乾坚滑若铺玉,一幅百钱曾不疑。”是难得的描述此纸制作的诗句,其后梅尧臣又拿出澄心堂纸样,通过“潘歙州”组织纸工仿制,并获得成功,其诗记有“予传澄心古纸样,君使制之精意余”,最终“宋诸名公写字及李伯时画”,多用此仿纸。包括宋祁作《唐书》、欧阳修“作《五代史》”,皆以澄心堂纸起草,高濂《遵生八笺》记有:“余见宋刻大板《汉书》,不惟内纸坚白,每本用澄心堂纸数幅为副。今归吴中,真不可得。”

“浆白如玉,光而不滑,轻如毫毛,收而不折”的澄心堂纸在两宋多经仿制,可惜的是,不久似成绝响。

其后,关于澄心堂纸的一切仿佛一个巨大的梦幻一般,一代代文人视之早已超越了其物质本身,而更多融入精神与感情因素,似乎再也无法真正触及,以至于明末,阅尽纸墨烟云的董其昌得澄心堂纸,奉若神圣,诚惶诚恐地叹道:“此纸不敢书!”

然而,借用汪曾祺先生的句子:“菌子已经没有了,但是菌子的气味还留在空气里。”澄心堂纸虽然消失了,但其做法因纸工的播迁必然零星散落于皖南的山山水水间。

这也可以说明,何以到明代,明宣德贡笺陈清款宣纸终于登上中国书画舞台。

这并不是一个巨大的意外,无论是主观抑或客观上,或因生计之故,对纸间文脉的寻找与改进应当一直在进行中,“澄心堂纸”的星火毕竟撒播于皖南这片溪山之地。

而具体到宣纸何以走向成熟,考证泾县宣纸的发祥地小岭,根据清代《小岭曹氏宗谱》中对曹姓始祖曹大三到小岭的所载,“爱小岭之山环水绕,遂卜居焉”,“曹为吾邑望族,其源自太平再迁至小岭,生齿繁夥,分徒一十三宅,然田地稀少,无可耕种,以蔡伦术为生业。”曹大三制造宣纸当在宋元之际,而彼时,泾县一带,造纸其实已是显术,宣纸研究者曹天生则认为,“从曹大三时起,宣纸生产就开始试验进行,但不大可能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直到元明之际,泾县小岭曹氏创制了宣纸,但在明宣德之前148年左右的时期内尚不完全成熟,或者更稳妥一点说,没有出现标明宣纸成熟的事件。到明朝宣德年间出现了由皇室监制的宣纸加工纸——宣德贡笺陈清款宣纸,这才标志着宣纸工艺已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

对于陈清款宣德纸,明末方以智记有:“宣德陈清款,白楮皮厚,可揭三四张,声和而有穰。其桑皮者牙色,矾光者可书。今则棉推兴国、泾县。”

清人邹炳泰记有:“宣纸至薄能坚,至厚能腻,笺色古光,文藻精细。有贡笺、有棉料,式如榜纸,大小方幅,可揭至三四张……白笺,坚厚如板面,面砑光如玉……宣纸陈清款为第一。薛涛蜀笺、高丽笺、新安仿宋藏金笺、松江潭笺,皆非近制所及。”

宣纸得名之故除了因地理上的宣城郡,另外一种说法说即因“宣德贡笺陈清款”而简称“宣纸”,而贡纸“陈清款”之陈清,不知是纸工之名,还是监工之名?不管如何,以“明宣德贡笺陈清款”作为晚期宣纸成熟的代表当无可疑。

对于明代宣纸的研究显示,多数明代宣纸是纯青檀皮制成,也有少量掺入稻草之纸——这其实是为降低成本而加入的,孰料加入稻草后,笔墨入纸,易渍水渗化,墨润无穷,颇有空濛缥缈之趣,这反映在中国书画的创作上,最终导致中国写意水墨逐步走上成熟。

这从一个方面也可以解释,何以陈白阳、徐青藤直到“清四僧”等中国水墨写意的杰出大师先后于明清之际渐次出现。

明代沈德符在《飞凫语略》文中曾直称宣纸为“泾县纸”。文震亨在其所著《长物志》中曾云:“吴中洒金纸、松江潭笺,俱不耐久,泾县连四(即宣纸四尺单)最佳。”金农在《冬心画竹题记》中有宣德年间制造丈六宣的记载。

明清易代,江南反抗最烈,皖南的宣纸业不知是否受到较大冲击,但即便有,或许与经历“扬州十日”的扬州一样,经济文化恢复后逐渐走向繁荣,这从清代歌咏宣纸的诗赋即可见一斑。而“特净”、“净皮”、“棉料”之分即从清代始,其中又分为单宣、夹贡宣、罗纹宣等20多个品种,乾隆年间的罗纹、棉纸、蚕茧纸、玉版宣、透光宣等各擅一时之名。书画家惯用的“煮硾笺”、“蝉翼笺”等也陆续出现。造纸大户中,泾县县东有汪六吉等,县西有小岭曹氏一脉,据称,其时小岭十三坑,处处建棚造纸,后小岭一隅无法容纳,不少棚户另辟蹊径,向外扩展。而到太平天国军起,因战争时长10年之久,盛产宣纸的小岭纸槽大部分被毁,原料基地荒芜。清代同治以后,宣纸业方开始复苏。

民国时期,“桃记”宣纸在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获金奖、汪六吉所产宣纸获英国伦敦博览会金质奖章,一时影响极广。

齐白石晚年所爱用的“料半”生宣纸即是当时的名品。据中国宣纸集团研究,1921年-1937年的十多年间,宣纸生产遍及泾县小岭九岭十三坑,共有纸棚44家,纸槽100余帘,年产宣纸700余吨。

至于现在以出产红星宣纸知名的中国宣纸集团,其基础则是1951年由泾县政府牵头组织百多名宣纸技工成立泾县宣纸联营处,彼时选址于泾县乌溪原怀远庄宣纸作坊旧址,使用民国时期留存下来的原料组织恢复生产,开设五个槽,因其封刀印的上部,盖有一颗“红五星”,后遂以“红星”作为商标。如今,中国宣纸集团仍在泾县乌溪水畔,而小岭所在的丁家桥许湾茂林深处,目前尚存明清宣纸古槽屋遗址。

【责任编辑:zhanglingyan】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
    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
    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